必赢亚洲手机版官网

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

一月 23rd, 2019  |  儿童文学

  (注:荷马(Homer)是公元前1000年希腊的一个伟人散文家。他的两部驰名的史诗《依里亚特》(Iliad)和《讴歌ZDX》(Odyssey)是描写希腊人远征特洛伊城(Troy)的故事。此城在小亚细亚的西西部。)
  东方所有的歌曲都歌诵着夜莺对玫瑰花的痴情。在有限闪耀着的静夜里,那唯有翼的歌唱家就为她芬芳的花儿唱一支情歌。
  离士麦那(注:士麦那(Smyrna)是土耳其北边的一个海港。)不远,在一株高大的梧桐树下,商人赶着一群驮着东西的骆驼。那群牲口骄傲地昂别的们的长脖子,笨重地在那神圣的土地上走动。我看看开满了花的玫瑰树所结合的篱笆。野鸽子在伟大的树枝间飞翔。当阳光射到它们身上的时候,它们的翎翅发着光,像珍珠一样。
  玫瑰树篱笆上有一朵花,一朵所有的鲜花中最美丽的花。夜莺对它唱出他的爱恋的殷殷。可是这朵玫瑰一句话也不讲,它的纸牌上连一颗作为同情的泪珠的露水都不曾。它只是面对着几块大石头垂下枝子。
  “那儿躺着世界上一个最宏大的演唱者!”玫瑰花说。“我在她的墓上散发出香气;当沙暴雨袭来的时候,我的花瓣儿落到它身上,那位《依里亚特》的歌唱者变成了那块土地中的尘土,我从那尘土中萌芽和发育!我是荷马墓上长出的一朵玫瑰。我是太神圣了,我不可以为一个经常的夜莺开出花来。”
  于是夜莺就一直赞赏到死。
  赶骆驼的经纪人带着驮着东西的牲口和黑奴走来了。他的大孙子看到了这只死鸟。他把那只小小的的歌者埋到巨大的荷马的墓里。那朵玫瑰花在风中发着抖。黄昏到来了。玫瑰花紧紧地消失其他的花瓣儿,做了一个梦。
  它梦见一个美妙的、阳光普照的光阴。一群异国人——佛兰克人——来参拜荷马的王陵。在那一个海外人中间有一位歌星;他来自北国,来自云块和北极光的故园(注:指丹麦王国、挪威和瑞典王国。)。他摘下那朵玫瑰,把它夹在一本书里,然后把它带到世界的另一片段——他的远远的祖国里来。那朵玫瑰在痛苦中萎谢了,静静地躺在那本小书里。他在家里把那本书打开,说:“那是从荷马的墓上摘下的一朵玫瑰。”
  那就是那朵花做的一个梦。她惊醒起来,在风中发抖。于是一颗露珠从他的花瓣儿上滚到这位歌唱家的墓上去。太阳升起来了,天气逐步温暖起来,玫瑰花开得比原先还要赏心悦目。她是生长在暖洋洋的南美洲。那时有脚步声音响起来了。玫瑰花在梦里所见到的那群佛兰克人来了;在那几个国外人中有一位北国的小说家:他摘下那朵玫瑰,在它卓殊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把它带到云块和北极光的故里去。
  那朵花的躯干像木乃伊一样,现在躺在她的《依里亚特》里面。它像在做梦一样,听到她开拓那本书,说:“那是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
  (1842年)
  那是一首随笔诗,收集在《作家的集市》里。那大约也是安徒生在旅行中按照自己的所见所闻有所感而写成的。文中的“一位北国小说家”可能就是他我。那朵玫瑰有它坎坷的面临,作家的一世中偶尔也有接近的经验。由此也唯有她最能了解和保养那朵玫瑰花。

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

词:泓溪

曲:南国的孩子

梧桐树上的野鸽子

翅羽被太阳缀了宝石

篱笆墙上的玫瑰枝

有一朵好像是 诗里的典范

他垂着样子有无数故事

夜莺唱起古老的曲子

像许多多愁善感爱人

一身地祈求他的名字

她居然未讲出一个字

宁静等着歌死去 死去

她是荷马的子女  她是碑石

盛放时不肯泯然于世

她说见过柔情老去

见过瘪三的美观

全部都成为伊波德戈里察特的诗篇

她抚摸过希腊每条脉络 每阵风

也听过各个秘密

在士麦那的大洪雨

他抖落了三两片花瓣

慰问着世界上最伟大的灵魂

他生根发芽的尘土里

老辈的响动 多另她着迷

—M—

她在黄昏中平静睡去

跌落了某个梦境

弗兰克(弗兰克(Frank))人朝拜与施礼

阳光柔和了每双眼睛

内部一双最深情 深情

那是一个北国歌者

桑梓有北极光与云

也有靛蓝天空和鹅毛夏至的初春

她摘下他温柔地叠进 书页里

开拓了另一扇门

她那已枯萎的生命

氤氲字里行间的日子

他翻来覆去着富有美好的故事

听着她那天打开书时

讲自己姓氏

突然之间她醒来了

有一颗泪悄然成滴

滴在荷马深厚沧桑的手心

凡事像是遥遥在望 的离开

又那么遥不可及

在后来采暖的午日

她的足音照旧响起

赋予一个亲嘴带她一起远去

恍如梦里永恒的后果

躺在史诗里 她死而不渝

“看,那是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